关于我

岁月静好
豐臣夫妻刀
粟田口
朱修
美风蓝是老公
cp洁癖可逆不可拆

 
 

马赛克碎片:

·粟田口短刀助攻团成立
·天下一振正式上线
—————————————————————
(九)
“主上,大阪地下城即将开启,还请您务必命我带队,我一定会将后藤尽快带回。”一期一振正坐于主屋内,身后一众弟弟们都期待地望向审神者。

“不行,驳回,”审神者呈“大”字状无力地躺在地上,“上次为了物吉我已经心力憔悴了,这次的挖地还是过几天再说吧。”

“欸?!”短刀们失落地对视着,秋田和五虎退噔噔噔跑上前去,两把粟田口家年纪最小的短刀默契地扑在了审神者的身上,两双大眼睛里已经闪起了泪光,露出小动物般受伤的表情。不一会儿,更多的藤四郎扑了上来。

“呜呜……我真的好想快点见到后藤哥,后藤哥自己一人在黑漆漆地下城里该有多寂寞啊!”

“主上求求你了~最近我夜战不进沟、十连仨金投,看在我表现这么好的份上,主上就答应一期哥,快点把后藤哥找回来吧!”

“如果是主上的话,100层地下城都是小意思啦!如果主上觉得辛劳,我们自己去也是没关系的!”

“大将,您能够理解的吧,想见到失散已久兄弟的迫切心情。”

“答应吧答应吧~”

短刀们将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审神者扶起,大力地摇晃起来。

一旁担任近侍的三日月放下了手中的文书,轻飘飘地扫了一期一振一眼,笑呵呵地劝说到:“哈哈哈,甚好甚好,既然大家都这么期待,主上你还是不要再偷懒了。”

“停停停!快……快停下!”审神者被晃得头晕眼花,“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地下城一开启咱们就出发,一期带队,行了吧!”

“主上万岁!”

短刀们放开了审神者,欢呼着互相击掌。药研看准时机,暗中给厚打了个手势,厚眨了眨眼,一脸“包在我身上”,快步跑到三日月面前,双手撑桌问到:“三日月殿,您也一同去吧!您比博多来的晚,还没有回大阪去看过吧!”

“哎?我吗?”三日月听罢,微微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厚的脑袋,“不必了,老人家不太愿意动弹……”

“适时活动下筋骨也是好的啊!您难道不想再回大阪城看看吗?”

“嘛,话虽这么说……可几百年了,那里也没什么太多值得留恋的……”

“有的哦!当年与三日月殿、一期哥和其他兄弟们在丰臣家生活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啊!”

“但是……”

“有三日月殿这样强大的太刀一起,地下城的敌人全都不足为惧!”

“我……”

“而且如果您能叫上岩融殿,我们就能更快将后藤带回家了!”

随着厚一遍遍打断三日月的话,一旁一期一振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忍无可忍地说到:“厚,回来!这样做太失礼了!”

厚被一期一振微恼的语气吓得住了嘴,看了看一旁的药研一脸淡定朝三日月努努嘴,比了个继续的手势,厚马上会意,向三日月投去委屈的眼神,硬着头皮凑到了三日月的身旁,在他的耳边想要悄悄说些什么。

“厚!”

一期一振有些焦急的起身,想要将厚拎回来,只见三日月双眼微眯,略带警告地扫了一眼,一期一振神情一僵,整个人就像是按了暂停键般顿住,被其他的短刀们趁机按了回去。

三日月带着满意的微笑回过头去,对厚温柔的说到:“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厚松了一口气,在一期一振不安目光的注视下小声说到:“去了大阪城,一期哥能想起来什么也说不定哦!”

“……”

三日月听罢,沉默了片刻,又叹了口气,轻轻弹了一下厚的脑门:“哎……你这孩子,”三日月姿态优雅地站起身来,“那我也就跟着去吧,岩融兄长那里我会去同他说,时候不早了,你们也快些回去准备吧。”

厚捂着头站在三日月身后,偷笑着朝自家大哥比了个“V”的手势。

一期一振突然有些心虚,拳头握紧,硬生生克制住了把弟弟拽着领子提溜起来问个清楚的冲动。

不行……不能在三日月殿面前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可弟弟他们,都知道了些什么?!

一旁的乱仿佛读懂了一期一振内心所想,凑到一期一振耳边说到:“嘿嘿,一期哥你放心,我们都懂的。”

一群小屁孩你们能懂些什么?!

“有我们在,一期哥你一定没问题的!”

一期一振的内心有些崩溃。看着三日月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一期一振赶忙起身,焦急地追了出去,留下身后一众唯恐天下不乱还在击掌庆祝的弟弟们和一脸坏笑的审神者。

“三日月殿!请等一下!”

三日月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追得气喘吁吁的付丧神。

只见一期一振深深鞠了一躬,语气有些急促地说到:“真的万分抱歉三日月殿,厚那孩子我回去会好好管教!如果您不愿意去的话请千万不要勉强,由我带队就……”

“一期,”三日月出声打断,一期一振抬起头,恰好与三日月的视线对上。

沐浴在银白月光下的付丧神姿容更加脱俗,幽蓝的双眼内部,岁月积淀的平静掩盖了所有的心潮暗涌。

三日月嘴角扬起微小的弧度,叮嘱到:“这次去大阪地下城,不要只顾着找弟弟,好好看看你过去待过的地方。”

“那里是你登上天下人之刀尊位之处,是你自锻出以来最高荣光所在,换句话说,你就是大阪城的主人。”

三日月说罢便不带丝毫留恋地转身离去,留下一期一振出神地站在原地。

大阪城的主人?我?
在丰臣家,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到底经历过什么?

眼前一花,一期一振抱着疼起来的头蹲了下去。然而无论怎样尽力的回想,关于大阪,记忆只剩那无边无际地熊熊火光了……



大阪地下城开启的当天,审神者就被粟田口家的刀们催促着整顿队伍出了阵。经由狐之助,一行人直接被传送到了地下一层,地上大阪城的奢华壮丽便无法再看到了。而一期一振也没有任何要恢复记忆的迹象。

有了岩融的参与和状态极佳的一期一振的努力,队伍很快就推进到了50层,成功接回后藤藤四郎,由岩融负责带回,并换上了早就跃跃欲试的萤丸来攻克剩下的五十层。

虽然的对于满练度的刀们来说敌人并不算强,但对方那机动极高的枪还是让众刀剑们防不胜防。待抵达最后一层,所有付丧神都或多或少挂了彩。

阴湿的地道中只有墙边的火把闪着微弱的光。审神者灰头土脸地趴在地上,已无力再挪动一步。

“我的肝……要不行了。”

众刀仿佛看到了一缕雾状的幽魂从审神者嘴中飘了出来。博多安慰到:“主上再坚持一下吧,还有最后一层,打完就可以带着小判回家了!”

“好累啊……我真的不行了,一口气下到100层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审神者有气无力地说到,费力地从地上爬起,“快些结束这该死的挖地活动吧。”

付丧神们稍稍理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些破损的衣物,继续朝着100层的深处前行。

哐——

三日月停住脚步,转头向黝黑深邃的地道深处望去。

“怎么了,三日月殿?”一期一振也停下脚步,问到。

“没事,好像有些声音……或许是听错了吧。”三日月答到,一边迈步一边说到,“年纪大了总会有些幻听的嘛,哈哈……”

哐——

三日月的笑声戛然而止,换上了认真的表情,太刀瞬间出鞘握在手中。

所有刀都警觉起来,立刻进入了备战状态。

哐——

声响的频率不高,像是什么东西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随着碰撞声一点点变大,每声响后仿佛重物在地上摩擦的声音也逐渐清晰。那是——十分沉重而不规律的脚步声。

和一哄而上的历史溯行军们不同。一期一振伸手拦住了想要冲上前去侦查的博多,将他拉至身后,和审神者一同被护住。

哐——

“是谁?报上名来!”一期一振朝声响传来的方向喊到。

“新的敌人吗,管他是谁,”萤丸举起大太刀,舔了舔嘴唇,萤绿的眼中涌动着兴奋的光,“都砍了不就行了。”

突然,地道深处传来熟悉的历史溯行军的嘶吼,以及金铁交击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和溯行军打起来了。

审神者疑惑地说到:“不对啊,按理说每个地下城的空间都是独立开辟的,,我们不可能遇上其他的审神者。”

博多从一期一振的胳膊下钻了出来:“让我去侦查下不就好啦!一期哥你放心,我会躲好的!时机不对我还可以跑回来嘛!”

一期一振皱起眉头刚要拒绝,一旁的三日月摸了摸博多的头:“保险起见我也一起去吧,一期你放心,我会照看好博多的,你们在此好好守着主上。”说罢,便同博多一起跑了出去,一期一振下意识伸手去拦,却只擦到了对方的狩衣袍角。

博多尽量放慢步子,好让身后的太刀能够跟上。兵刃交接的声音持续了不久便弱了下去,那重物与地面敲击的声响也不再响起。博多郁闷地鼓起了脸,不放过周遭的任何一点响动。

凭我的能力,怎么会侦查不到呢?

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碎裂的脆响。博多刹住脚步,定睛向昏暗火光照射下的地面看去,神色一变,退了一步,撞到了后方的三日月身上。

三日月扶住博多,待看清了地上的情形,双眉微蹙,眼色幽深了几分。

地上七零八落地散布着溯行军碎裂的刀身和惨白的骨质躯体,所有敌刀都是被直击要害,一刀毙命。近处的一把敌枪更是被干净利落地从中一分为二。

这种力量,现在的刀剑付丧神,能达到的可不多啊。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博多向前走了两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拐角附近,用脚戳了戳地上死透了的溯行军,“要赶紧向主上汇报才……”

突然,三日月神色一凛,长期出阵培养的直觉使他感受到了空气中的一丝杀气。他猛地冲上前去,将博多推向一旁,太刀瞬间出鞘。一道白光从拐角背侧闪现,撕裂了空气,带着凛冽的劲风袭来。

博多被推得摔向一旁,发出哎呦一声,眼镜都掉落在地。他急忙四处摸索,待触到眼镜,刚要戴上,心下却传来一抹疑惑。

想象中刀剑碰撞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博多戴上眼镜,只见一把刀身带有焦黑的太刀与三日月的本体近的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待看清了拐角处的埋伏者,博多的下巴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身侧披风上的图案已被灼烧的难以辨认,身上的军装布满了火焰啃食下焦黑的卷边。发黑的左手握住烧痕满布的赤色刀鞘抵在地上用以支撑身体,还算完好的右手紧握着那把刀身发黑的太刀。

不只是烧伤,对方的身体还有几道刚受的刀伤。水蓝的长发沾满灰尘,乱蓬蓬地散开,有几缕更是被血糊在了脸上。付丧神的左脸有着和太刀刀身同样的焦黑,那双熟悉的如太阳般耀眼的金眸正带着震惊,映出三日月眼中的那轮弦月。

“一……一期哥?!”

两把太刀失去了手的握拿碰撞着掉落在地,发出哐啷的声响。三日月瞪大了双眼,眼眶不自觉地变得 湿润,喉咙仿佛被手扼住,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怎么会……

已经……无法思考了。

一股大力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袭来,三日月感觉到自己被按入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三日月嘴唇颤抖着,带着哭腔发出了那几个尘封在记忆中几百年的音节——

“……御前樣?”

“嗯,是我,吾妻啊……”

三日月感觉到自己的刘海被掀开,对方在自己的额头上落下颤抖的一吻,触感清晰的让人确定这不是梦境。

天下一振的声音有些嘶哑,但语气温柔的要滴出水来。他伏在三日月的耳边,缓缓吐出了那迟来几百年、早已湮没在火中的话语——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214)

© 三水涼 | Powered by LOFTER